从“媒体创新调查”看日本与世界各国的差异【中国―后篇―】

2019年7月16日
  • 调查
  • HILL

我们想在“生活者”的角度来谈谈新产品和服务。本专栏将针对2018年媒体环境研究所在日、美、中、泰4国实施的“2018年媒体创新调查”的结果,请了解各国情况的人士谈谈他们的想法。

本次由媒体环境研究所的小林舞花女士向居住在上海的博报堂生活综研(上海)主任研究员包旭先生询问有关中日结果对比的情况。

前篇回顾请点击

年轻人主导的社会,加速新服务的推广

包旭
第三个切入口是中国政府的强势主导。中国是年轻人主导的世界,在博报堂Global HABIT的数据中也可以看到,在中国(上海)有60%左右的人认为年轻人处于主导地位,日仅有10%左右(图1)。

因为有政府的支持,社会的基础设施的建设也比较倾向于年轻人。譬如,中国也有公交IC卡,2、3年前因为不能现金充值引发了新闻话题。由于不能现金充值,老年人也不得不下载安装软件,再加上政府不断地引进新事物,所以新的服务更容易渗透。另外,也有些想被当成发达国家看待的想法吧。

 

图1:认为年轻人是社会主角

出处:博报堂Global HABIT 2017(中国)、博报堂生活综研“生活定点”调查2018(日本)

 

小林舞花
在日本,有很多老年人害怕接触智能手机,中国没有吗?是不是有教老年人新事物使用方法的这类服务呢?

包旭
没有那样的服务。老人一般都是让子女教他们。在中国没有专职家庭主妇的想法,生活中必须经常和父母沟通来获取帮助,这样的话使得父母和子女之间的交流变得非常频繁,为此,相比从前父母一辈对新型服务的接受程度也变高了很多。另外,中国很多60多岁的人使用智能手机是非常普通的一件事。中国人重视人际关系,一个人离开了人际关系会很难生存的社会。尤其是60多岁的人,他们年轻的时候在国营企业工作,和同事一起住宿舍,不能离开组织的想法根深蒂固,为此,在如今会更多的通过微信或社交网络来保持与朋友的联系。

电子支付普及的契机是便利店的宣传推广活动。支付宝等与便利店合作,一段时期内发起了大幅折扣促销的活动,吸引了很多老年人使用。另外,高铁车票如果想在售票处买,要排队等1个小时左右,所以在APP和网上买票肯定方便得多。

小林舞花
这和去年年末在日本举行的智能手机支付应用程序的活动是一样的吧。不过买票要花一个小时的话,与其拘泥于使用现金,更想利用新服务选择快速购买的方法。

在中国,信赖关系很重要

小林舞花
前几天,媒体环境研究所的成员说他们在中国空闲的时候想看电影,不过只能用现金支付,结果价格是电子支付价格的两倍。他们还感叹,明明也想用电子支付服务,却因为不能使用护照当作身份证,无法注册,结果只好用现金支付。

包旭
现在很少有人想用现金买东西了。我也快两个月没用现金了。停车场等地方还会有现金结算,但是现在几乎都已经电子化了。不过,为了不让家人发现,有很多人和朋友去喝酒的时候会用现金支付(笑)。因为现金不会留下消费记录所以很安全。我有听朋友说过,用电子支付买单结果被妻子发现偷偷去喝酒了,回家后大吵了一架。在中国,夫妻之间互看手机是很平常的。包括聊天记录、支付记录等等。支付宝也有家庭账户服务,可以看到夫妻之间的消费记录。

小林舞花
手机肯定有锁屏功能吧,为什么会这样呢?

包旭
首先,指纹会互相登录。我想这在中国并不少见。密码也会告诉对方的。如果隐瞒的话会被认为在做什么坏事。

小林舞花
好厉害啊。在日本,很多人讨厌生活中一直连接互联网,在中国是不是反而很欢迎呢?

包旭
监控摄像头还是挺讨厌的。让人担心信息是不是会被采集。

中国人到现在还是非常注重人际关系的,可以说是一种可以使用的资源。去医院的时候如果不让熟人介绍的话看病,顺序会被推后,病房也抢不到。不光自己认识的人,还涉及熟人的熟人。比如买车的时候,先问一下认识的人,有没有在汽车行业工作的熟人。

中国人一般都想从认识的人,或者说某种程度上被信赖的人身上获取信息。所以,人与人之间更倾向于希望建立联系,这样才能够方便的互相帮助。大家都意识到人际关系是宝贵的财富,朋友也会不断变多,为此向朋友的朋友打听一些事情的时候,大家也都不会有抗拒心理。

无人机替代照相机

小林舞花
国民性本身就大不相同呢。接下来,在排行榜上比较有中国特色的是,在前10名中,VR/AR/无人机相关的项目就有6项上榜。特别是无人机,2项都进入前10名的只有中国(图2)。之前有过上海螃蟹用无人机配送的新闻报道,实际上无人机在中国已经普及到何种程度呢?

 

图2:各国无人机项目排名

 

包旭
无人机比较普及了,有种替代照相机的感觉。很多父母孩子出生后都不用买照相机和摄像机了,而是买无人机,和孩子一起外出、去度假村、去海外旅行的时候用来拍摄。无人机也经常出现在公司和结婚典礼的忘年会的奖品里。

上海螃蟹的无人机配送是一项宣传活动,目前无人机配送还没有普及。中国现在的人工费还很便宜,是不是真的有需要无人机配送需求还没有定数。我认为京东或外国的企业会先在中国做实验,然后考虑在国外进行展开吧。京东还推出了面向中国新能源汽车公司蔚来车的后备箱送货服务。Amazon也有类似的服务,通过车上装有摄像头来监控配送环节,今后可能会替代快递箱来使用。

小林舞花
NIO,是被称作中国版特拉斯的车吧。对了,中国的无人驾驶相关服务排名都集中在较后的位置,除了在“像在家里一样自在的无人驾驶汽车”这一项目外,其它服务均排在前50名之后(图3)。看起来自动驾驶完全不被期待,这有什么理由吗?

 

图3:无人・自动驾驶项目排名

 

包旭
有两个理由。一个是大家认为不可能实现。中国的人口和车辆的数量很多,与其他的国家相比难度很高,驾驶也很粗暴。在日本,车距应该要保持几米,而在中国,车距只有50厘米左右。因为超出这个距离的话别人会插进来,无法和前车拉开适当的距离(苦笑)。

另一个理由是,打车软件非常方便,不知道今后是否需要自动驾驶。买东西都可以送货上门了,越来越多的人会选择不买车。与美国相比,中国开车的需求本来就低很多。而且现在,在中国的一线城市,即使想买车也不是马上能买到。如果不先通过摇号摇到车牌的话,就不能买车。参加摇号的人很多所以很难摇到。很多人为了车牌都等了4、5年了。

小林舞花
原来如此,那就是说即使没有自动驾驶也已经很方便了,所以没有必要了。实际购物时选择配送服务的人在增加吗?

包旭
使用电商购物的人有很多。去商场购物的人,很大一部分应该是在家闷了太久想出去转换心情吧?因为没有明确的外出目的地,就漫无目的地就去了超市。

小林舞花
中国的生活者们从各类生活课题中诞生了使用各类新服务的需求,非常感谢以上这些贴合实际生活的内容,谢谢!

媒体环境研究所 总结

这次请包旭研究员对中国真实的现状做了解读。正如中国谚语所表达的,先下手为强,如果一开始没有顺势使用新服务就会吃亏的想法,与中国对新服务的高度兴趣息息相关。另外,政府更倾向年轻人生活方式的的社会环境,这点让我们感到非常有意思。包括日本在内的发达国家之所以被认为社会趋于成熟,基本上从很早开始生活一点点被改善变得越来越便利,没有必要突然改变方针,还是要以大多数人适宜居住为目标。而高龄化社会的日本可能更加难以实现这一转变,但是为了日本今后也能普及新服务,或许也需要一些强制性的政府政策。

同时,一些单独的服务合作使社会变得方便了些,但是我们感觉为了跨界联合,信赖关系也是重要的关键字。以中国为例,夫妻之间以及人际关系的信赖是很重要的,在企业之间和服务之间的合作方面,我觉得可能也是一样的。不仅仅是在一个服务或领域内纵向的充实,而是通过企业之间的共创,轻松的相互协作氛围,扩展跨服务、跨领域的横向联合,也许才能创造出对在日本生活的人而言,更加便利的世界吧。

 

包旭
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上海)主任研究员
2013年日本的研究生院毕业后,回到中国,之后进入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上海)工作。在社会环境急剧变化的中国,研究生活者的行动和欲求的变化。负责概念开发、市场调查、书籍制作等业务。
小林 舞花
媒体环境研究所 首席研究员
2004年进入博报堂。曾从事洗漱用品、饮料、电子货币、报社、嗜好品等业务,2010年任职在日本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2013年,重新作为营业负责推进IR/MICE业务,从2014年开始作为内阁府政策调查员被外派到消费者厅工作1年。2018年10月开始任现职。
返回新闻与洞察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