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媒体创新调查”看日本与世界各国的差异【泰国―前篇―】

2019年6月28日
  • 调查
  • HILL

我们想在“生活者”的角度来谈谈新产品和服务。本专栏将针对2018年媒体环境研究所在日、美、中、泰4国实施的“2018年媒体创新调查”的结果,邀请了解各国情况的人士谈谈他们的想法。

本次由媒体环境研究所的小林对居住在曼谷、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东盟(以下简称:生活综研(东盟))的研究员Dee和同是生活综研(东盟)的研究员、同时也是媒体环境研究所的客座研究员的伊藤祐子进行了采访,询问有关泰国的调查结果。

对创新充满激情的泰国

-媒体环境研究所小林(以下简称小林)
Dee小姐、伊藤小姐,你们好。请多关照。今天,我想根据各国的兴趣度排行榜(图1),就“2018年媒体创新调查”中的“55项改变生活的服务”来听听你们的意见。

看过这个数据后您有什么感想,对这个结果赞成或反对,谈谈你们的意见可以吗?

 

图1:各国对改变生活的55项新服务的兴趣度排行榜前10位(2018年媒体创新调查)

 

-生活综研(东盟)Dee(以下简称Dee)
看到关于泰国的数据,我觉得反映了真实情况。觉得没有不对的项目。

-小林
在泰国最大的特点就是对新服务有很高的兴趣。如果加上回答“有兴趣”的服务的百分点,泰国的总量为2402.2,是4个国家中最高的(图2)。从每项服务的平均值来看也高达43.7。和其他三个国家相比,为什么泰国这么高?与此相反,日本是981.4,不到美国的一半,与泰国和中国相比只有4成左右。每项服务的平均指数为17.8,非常低。从泰国来看,日本的兴趣度为什么这么低,如果有假说的话请你们谈谈。

 

图2(2018年媒体创新调查)

 

-Dee
首先,关于泰国对新服务有很高的兴趣,四个国家中泰国是发展中国家。与其他国家相比,在科技和革新方面最不发达,所以我觉得泰国人对于所有技术都表现出很有激情的感觉。

除了东盟最发达国家新加坡之外,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所有国家对科技的比分都很高。我想就是因为该市场原本是新技术很少的市场吧。

-生活综研(东盟) 伊藤(以下简称伊藤)
日本和泰国对于未来型科技的反应之所以不同,是因为日本在感到方便的同时,容易产生“自己的信息可能被窃取”等想法,对安全性表示怀疑。相反,泰国对于新事物有着强烈的投入感和接受力,所以容易给予“既方便又开心!看起来很有趣,很赞”的评价。

泰国人除了技术以外,还喜欢“新事物”。一旦出现新开的店和服务,马上就会蜂拥而至,但厌倦得也很快,接着就会倾向于想要下一份服务和东西。虽然也有国民性的差异,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进行了定量调查,探讨了各种物品和服务的可接受性,和日本数据相比,购买意向有着非常高的倾向。只是,实际上并不像数据显示那样畅销,而是在问卷调查上有容易打出积极评价的倾向。

-小林
日本和新加坡等发达国家的人联想到的新服务和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人联想到的新服务不一样吗?

-Dee
根据生活综研(东盟)的调查结果,感觉新加坡和日本的意见是一样的。两者在新的创新中评价很高的是无人商店等“不用与人交流”的事物。可能是因为人工费太贵了。创新调查的结果也一样,不过,泰国人对无人商店的兴趣很低。

-小林
是啊。在日本占据第1位的无人商店,在泰国处于最后一位,是第55位,这可以说是其象征吧(图3)。

 

图3:各国对“无人商店”的兴趣度(2018年媒体创新调查)

 

-伊藤
日本和新加坡已经有的服务,在泰国和印度尼西亚等国会有“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到来”的感觉,也就是说“如果有的话会很开心的”感觉。就智能音箱而言,东盟各国不对应泰国语和印度尼西亚语。虽然平时说英语的人也有从海外购买回来使用,但是因为还没有在国内发售,所以给人一种停留在“如果有的话确实会很方便”这个阶段的印象。因为有这种不同就体现在分数上。

-小林
是不是有一种因为还没有用过,所以有连怀疑都不能怀疑的感觉呢?

-伊藤
我认为泰国国民具有不太怀疑的国民性。在使用前,不会觉得反感、害怕,很多人有“先用用看!”这样积极的想法。

日本和泰国对于“隐私”的感觉不同吗?

-小林
我认为有的日本人对经常连接互联网会感到非常不安(图4)。泰国人怎么样?在这方面也是很乐观吗?

 

图4:“家中各种设备和家电连接互联网”4国比较(出处:2018年媒体创新调查

 

-Dee
我觉得泰国人并不感到不安。泰国人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在做什么、在哪里,不仅仅是自己,家人和孩子的位置信息也经常分享。甚至有人会放发出家里的外观照片和手机号码,这很常见。

发达国家的人,已经使用互联网多年,会考虑到隐私和安全方面的问题,不过,发展中国家的人认为首先能上网和共享来进行交流是重要的。相反,我也想过为什么日本人会如此的感到不安呢?

-小林
不断提供孩子们的位置情报和照片,会不会遇到诱拐等犯罪呢?

-Dee
也有。媒体也提醒家长要注意,不要分享位置信息比较好,但是泰国人抑制不住想要分享的心情。孩子们的SNS账号和页面也有很多,都觉得很可爱请大家关注这样的人要比日本多很多。

-伊藤
关于“隐私”的感觉和素养,我认为泰国和日本、欧美有不同的倾向。

-小林
对了,泰国街上有监控摄像头吗?

-Dee
有。因为有监控摄像头,所以有被保护的放心感。因为不管发生什么都能留下证据…。

前几天,我问了一下认识的中国人,对中国街上很多监控摄像头是感到放心,还是一直被监视的感觉,得到的回答是“有很多的话自己会感到放心,安全感也高”。

我想如果问日本人的话会有相反的回答,不过,泰国人与中国人对安全性的感觉让人觉得相似。大概是因为在日常的安全水准还不够好的国家,比起自己的隐私安全,日常安全的优先级别更高。

-伊藤
关于对安心、安全的考虑,日本和欧美在安全方面已经得到保障,为了更上一层楼,也许会有被“监视”的感觉。不仅仅是泰国,在东盟各国进行家庭访问调查的时候,一般家庭都设置了多台防盗用的监视摄像头,给人以比日本的普通家庭设置率和设置数都多的印象。如果是高收入者的话,个人会雇佣保镖,在高档住宅地区,每个区域都会配置防护门和保安。我想东盟需要以“防止犯罪”为宗旨的监视和安全保障。

续后篇

 

伊藤 祐子
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东盟(生活综研(东盟))Strategic Planning Director(策划总监)
2003年进入博报堂。作为Marketing Planner(营销策划者),担任洗漱用品、汽车、饮料、食品、教育等多方面的客户业务。在发掘深入洞察生活者的起点实施沟通设计以外,负责多数利用DMP数据平台的业务。另外,还成立了以“职业女性”为研究对象的公司内部智囊团机构“Career Woman Lab”,向公司内外提供关于女性营销知识。2018年4月开始任现职。
Prompohn Supataravanich (Dee)
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东盟(生活综研(东盟))Senior Strategic Planning Supervisor(高级策划顾问)
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毕业,精通泰语、日语、英语等语言,大学毕业后曾在日本以及在泰国日企工作。2014年进入博报堂集团的PRODUCTS Bangkok,2017年开始任现职。从事洗漱用品、汽车、化妆品等品牌营销和数据营销。
小林 舞花
媒体环境研究所 首席研究员
2004年进入博报堂。曾从事洗漱用品、饮料、电子货币、报社、嗜好品等业务,2010年任职在日本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2013年,重新作为营业负责推进IR/MICE业务,从2014年开始作为内阁府政策调查员被外派到消费者厅工作1年。2018年10月开始任现职。
返回新闻与洞察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