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媒体创新调查”看日本与世界各国的差异【泰国―后篇―】

2019年7月2日
  • 调查
  • HILL

我们想从“生活者”的角度来谈谈新产品和服务。本专栏将针对2018年媒体环境研究所在日、美、中、泰4国实施的“2018年媒体创新调查”的结果,请了解各国情况的人士谈谈他们的想法。

本次由媒体环境研究所的小林对居住在曼谷、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东盟(以下简称:生活综研(东盟))的研究员Dee和同是生活综研(东盟)的研究员、同时也是媒体环境研究所的客座研究员的伊藤祐子进行了采访,询问有关泰国的调查结果。

和金融科技很合拍的泰国

-小林
听说最近无现金服务在泰国被广泛推行,泰国人对于在网上使用例如信用卡等信息不会犹豫吗?

-Dee
在使用互联网之前就已经开始使用信用卡了,比起互联网,对信用卡有很深的认识,我觉得反而大家会很担心。而且,信用卡直接和自己的钱有关,所以我认为在使用上比对网上共享的信息更慎重一些。

-伊藤
泰国的信用卡持有率明显比日本低。根据“we are social 2018”的调查,日本的持有率是66%,而泰国只有6%(图1)。信用卡用户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都属于特定的阶层,今后随着网上银行、和绑定银行账户的手机支付服务的发展,使用这些服务的人群将会更加广泛,因此关于钱和安全的意识可能也会相应的发生改变。

 

图1:《2018年全球数字报告》 / we are social 2018

 

-小林
在“55项改变生活的服务”泰国的兴趣度排行榜第4名是“预测日常支出动向自动转入钱包”,那么能否预测网上银行这类服务将会逐渐渗透呢?

-Dee
这和泰国人不怎么会存款的国民性有关吧。从数据上看,泰国的家庭债务率在东盟排名第二(出处:金融时报机密研究)。明明工资很少,却还得支付多项贷款,我想这会造成精神上的压力。如果有人能自动管理贷款的话,压力就会减少,就是这方面的分数比较高的原因吧。

-伊藤
还有,泰国人给父母寄生活费,或是补贴家人和亲戚家用的人比较多。如果不用亲手交付而是银行转账的话,会有很多收款人,所以AI可检查平时的支出,也许对泰国人而言会觉得很方便。另外,AI今后可能会管理自己的储蓄,比如在存款账户上留下1万泰铢,然后再从剩余的金额中支出各项花销,如果有这样的自动服务的话,也有人觉得“不用自己考虑收支很方便”吧。

-Dee
泰国人不太想考虑钱的事呢(笑)。退休时针对GDP的储蓄额数据,美国和法国都超过了100%,而泰国仅有19%(出处:泰国中央银行)。

-伊藤
退休后的储蓄额很少啊。虽说在金钱管理方面可能比较松散,不过这并不能认为他们浪费,而是很多人的收入本身比欧美国家要少,以及他们有“有钱了就分给家人”的善良习惯,储蓄额少也是有各种各样的因素的。

-小林
泰国有类似于养老金的制度吗?

-Dee
几乎没有呢。即使有,也是一个月600泰铢(1泰铢=约0.22元)左右,金额很少。泰国有6500万人口,总共有8000万个储蓄账户。其中88%的账户储蓄额都在5万泰铢以下,有100万泰铢以上储蓄额的人只有1%。(出处:泰国中央银行)

-小林
以600泰铢考虑生活的话,是不是到了下一代也得继续依靠子女生活?

-伊藤
泰国是非常重视家人的国家,基本上“照顾父母是孩子应该做的”这种观念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我想现在父母这一代的想法是“我照顾了我的父母,我老了以后也应该由我的子女来照顾我”,这种观念会延续下去吧。

快速发展的二维码结算

-小林
还有,二维码普及到什么程度了呢?

-Dee
我觉得泰国的无现金支付发展得非常快。2017年以泰国银行为中心,各银行制定了二维码结算的支付系统标准,所有银行都支持二维码结算。

-小林
在日本的话,听到银行用二维码结算也想不出来到底有什么服务,在泰国银行二维码结算具体都在什么场面使用呢?

-Dee
根据制定的标准,无论去哪家店,只要有二维码,不管用哪家银行的APP扫描,都可以实现支付。以往个人之间每次都需要输入账户号码才能进行汇款,现在有了二维码结算的话,比如伊藤女生提供A银行的二维码,就算我是B银行的,只要扫描一下就可以马上汇款。因为省去了输入账户号码的工夫,变得非常方便,所以普及率提高了。

-小林
原来如此,大家都切实感受到了方便,所以普及的速度就很快。

-Dee
普及率的提高有两个原因:一是泰国银行发布二维码结算后,财政部又做了另一个名为“Prompt Pay”的系统。这个系统是政府对国民进行某种退款或支付时使用的。以往都是用支票支付的,但有了Prompt Pay系统的话,只要事先登录泰国人的国民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或者账户信息,政府就会自动把钱存入他们的账户里。

在泰国每年会进行税金的评估,拿到退款的人也很多,所以这个系统发布后用户一下子就增加了。目前,这个系统的用户为3900万人,是泰国人口数量的一半左右。

另一个原因是,泰国每年大约有1000万中国游客来访,在这之前就已经有了面向中国人的二维码结算系统。在泰国人还没使用之前,只要去便利店等地方,就能看到二维码,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几年。等到泰国人也能使用的时候,不会疑问“这台机器是干什么的?”,而是“中国人支付时用的东西,我们也能用了呀”,因为看习惯了所以传播速度很快。这得感谢中国人。

-伊藤
来访泰国的中国游客非常多,春节的时候到处都是“中国红”,餐厅和酒店的服务员也穿着旗袍欢迎客人。年底年初的时候,据说泰国对中国游客实施了免签政策,大批中国游客涌入了泰国。

-小林
不论哪个年龄段的人都使用二维码吗?

-Dee
还是存在年龄差的。大学生等年轻人在使用,而且适应速度也很快。大学的情况不尽相同,有的大学咖啡店全部采用二维码结算,也有的学生不想拿现金。去年轻人容易聚集的暹罗广场这样的地方,二维码结算也变得理所当然,即使自己不用也能看到很多别人用的场景。我认为今后5年左右使用状况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伊藤
现在的情况仅限于城市地区,稍微去郊外的话由于结算相关的服务还未配套,使用现金的还是很多。泰国对现金的信任度很高,所以要全部改变的话应该还需要很长时间吧。

-Dee
是啊。5年后,即使曼谷本身都变成无现金支付,但恐怕不会在全国范围内普及。

无人、自动驾驶实际上很难

-小林
那么,我们回到排行榜,在泰国对“自动驾驶·无人驾驶”没有太大兴趣,而排在第3的是车载娱乐(图2)。关于这个您有什么看法?

 

图2:各国对55项改变生活的服务的兴趣排名前10名(2018年媒体创新调查)

 

-伊藤
在泰国堵车是非常严重的问题,这也在“堵车时,如何在车里舒适地度过”这一话题的高度关注中有所体现。因为堵车无法自己解决…

-Dee
对无人驾驶、自动驾驶的兴趣度不高,想必也和国民性有关,来过泰国的人应该了解,在泰国摩托车到处跑,这种状况下很难想象自动驾驶的实现吧。所以,不是对自动驾驶不感兴趣,而是觉得真的能做到吗?大概就是这种心情吧。我想如果大家都选择自动驾驶的话倒是能更放心一些…

-伊藤
对自动驾驶相关的评价,“要是能有该多好啊”的评价很高,但与此相反,大家也有“虽然知道现实中是存在的,但是在我们国家实现不了吧”这样的想法,所以对自动驾驶的评价才很低吧。

-小林
非常感谢。那么,最后,关于整个数据,您有没有觉得哪些体现了地区差异,或者哪些是泰国整体的共通之处?

-Dee
除了金钱的话题以外,我认为“喜欢新事物”这一点是泰国人的特征。无论是喜欢最新科技,还是对自动驾驶和无人商店的评价,我认为不仅仅在城市,泰国整体都有相同的倾向。关于无人服务,泰国人觉得服务人员多一些更能得到好的款待。与人才不足的日本相比,泰国不仅人力资源丰富,而且人工费也便宜,所以还是人多一些比较好。我认为在互联网的运用方面,城市方面要高一些。安全方面,因为城市里的监控摄像头比较多,所以住在城市的人会比住在地方的人更加担心通过监控摄像头向国家传递信息的状况。

-小林
非常感谢。还有其他感想的话,也请给我们介绍介绍。

-伊藤
泰国对服务的接受度很高,所以新的服务在不断的普及,我想等回过神来日本说不定已经被超越了…。国家的规章制度方面日本也非常严厉。我认为在泰国,尤其是移动、运输、快递等今后会变得非常方便吧。泰国Grab(东盟占有率较高的出租车打车App)的司机数量正在增加,有“比起使用当地的出租车更安全”的口碑,因此受到了游客们的青睐。

另外,支付方法方面,日本人以现金和信用卡为主流,正如Dee所介绍,泰国银行系统的移动支付等很快就会普及。“无摩擦”的金融服务应该很快就会普及了吧

刚才说到了年龄差的问题,在泰国老年人也使用智能手机,所以服务的转型应该比日本更加顺畅。多亏了低价的智能手机,无论是老年人,还是收入低的人,都能用上智能手机,所以过渡期应该会很顺畅。

-小林
Dee先生,伊藤女士,谢谢两位。

媒体环境研究所 总结

关于泰国的现状,和其他东盟各国进行了比较和介绍。总体而言,泰国对新兴服务的兴趣总量比其他国家高,但实际再进一步进行了解的话,会发现与已经出现了相似的商品或服务的国家,或者与那些商品和服务还没进入的国家相比,泰国对这些商品、服务的理解不同。即便有很多的技术,服务是新的,但如果能够想象到使用场景的话,心动的感觉就会下降,兴趣度也容易降低。
但是,二维码结算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已经被近半数的国民使用,这真是太了不起了。从这个迅速普及的状况来看,泰国人想引进新事物的心情并不输给中国人。在泰国尚未启用的其他新服务,一旦被引进的话,将会以非常快的速度普及。如果能够与泰国人积极对待变化的国民性很好的结合的话,各种各样的服务和领域很有可能会一下子就变得很便利,非常令人期待。

 

伊藤 祐子
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东盟(生活综研(东盟))Strategic planning director(策划总监)
2003年进入博报堂。作为Marketing Planner(营销策划者),担任洗漱用品、汽车、饮料、食品、教育等多方面的客户业务。在发掘深入洞察生活者的起点实施沟通设计以外,负责多数利用DMP数据平台的业务。另外,还成立了以“职业女性”为研究对象的公司内部智囊团机构“Career Woman Lab”,向公司内外提供关于女性营销知识。2018年4月开始任现职。
Prompohn Supataravanich (Dee)
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东盟(生活综研(东盟))Senior Strategic Planning Supervisor(高级策划顾问)
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毕业,精通泰语、日语、英语等语言,大学毕业后曾在日本以及在泰国日企工作。2014年进入博报堂集团的PRODUCTS Bangkok,2017年开始任现职。从事洗漱用品、汽车、化妆品等品牌营销和数据营销。
小林 舞花
媒体环境研究所 首席研究员
2004年进入博报堂。曾从事洗漱用品、饮料、电子货币、报社、嗜好品等业务,2010年任职在日本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2013年,重新作为营业负责推进IR/MICE业务,从2014年开始作为内阁府政策调查员被外派到消费者厅工作1年。2018年10月开始任现职。
返回新闻与洞察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