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媒体创新调查”看日本与世界各国的差异【中国―前篇―】

2019年7月12日
  • 调查
  • HILL

我们想在“生活者”的角度来谈谈新产品和服务。本专栏将针对2018年媒体环境研究所在日、美、中、泰4国实施的“2018年媒体创新调查”的结果,请了解各国情况的人士谈谈他们的想法。

本次由媒体环境研究所的小林舞花女士向居住在上海的博报堂生活综研(上海)主任研究员包旭先生询问有关中日结果对比的情况。

通过科技解决中国的生活课题

媒体环境研究所 小林舞花女士
包旭先生,你好。请多关照。今天,我想就“2018年媒体创新调查”的“55项改变生活的服务”在各国的兴趣度排行榜探讨一下(图1)。

中日两国相比较,我感觉进入前10名的项目有很大程度的不同。“VR×医生诊断”在日本入围排名,而中国,更为专业的“VR×高难度的手术”排在了第1位。排在第2位的是在日本排名较低的“预测日常支出动向,从而自动转账”。排在第3位的是“守护老人和孩子的无人机”。在4个国家中,只有在中国无人机在排名前10位之内有2次入围。第一次看到这个排行榜时,您当时有什么样的感受?

 

图1:各国对55项改变生活的服务的兴趣度排行榜前10位

 

博报堂生活综研(上海) 包旭先生
首先,我觉得很真实。它体现了在中国,人们想通过科技来改善现有的服务品质从而解决生活课题。特别是医疗、老年人的照顾、教育等3大关心较高的因素。

首先是医疗,中国不像日本有很多个人经营的诊所。大部分是国家运营的大型综合医院。那样的话会出现什么情况呢?因为资源有限,1线城市(※)还好,但如果去到2线、3线城市的话好医生会很少。于是,2线、3线城市的人也会来1线城市的医院就诊。这就造成了医院内的拥挤,医院变得无法正常运转。为什么他们不在自己的城市就诊呢?外地居民和本地居民因此成为了竞争对手。而远程手术的实现被普遍认为能解决这个矛盾。
※1线城市…北京、上海、广州等大城市

小林舞花
感冒等症状不去医院吗?那和诊疗费用有关系吗?另外,我听说有24小时药物配送的服务,这个服务不需要日本那样的处方吗?

包旭
只是感冒的话不会去医院。医院基本上要等2、3小时,但和医生却说不上3分钟话。从这一点可以推断,医生每天接待的患者应该相当多。如果在医疗保险范围内,诊疗费不算贵。但像癌症药等进口药大多不属于医疗保险对象,要花很多钱,与其说费用,我认为时间更多的人还是想节约时间。因为医药品不像日本那样管制得很严格,在中国即使没有处方和诊断书也能买到很多医药品。在日本的话,首先要请医生给开个处方,在中国的话,如果不是那么严重的病就没有那个必要。中国的药店和送货服务合作,通过APP订购可以从最近的药店送货到家。大家一般在发烧的时候、肚子疼的时候使用。我曾经在深夜需要婴儿的药时也让他们送过。

中国的药店与送货服务合作。通过APP可以让附近的药店送货上门。

小林舞花
24小时无处方送药上门很方便啊。在日本的话,由于药机法(旧药事法)的规定可能很难实现,轻微感冒的话去医院反而容易被传染上别的病,所以在很难受的时候,如果有无需就诊就能送药到家的系统的话,我觉得会非常方便。

老人和孩子的守护是迫切的

小林舞花
其次关于对老年人的照顾和护理,也是高度关心的社会问题,这方面的情况怎么样呢?

包旭
关于对老年人的照顾,在意识上虽然很想亲自待在他们身边照看他们,但实际上人们经常会使用远程摄像机或带有GPS定位的手表等等新服务。与日本不同,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实施了很长时间,所以很多情况下夫妻2人需要照顾4个高龄老人,光靠自己的话会十分艰难。虽然入住养老院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机构的数量完全不够,很多情况下保险也用不上,服务品质也是一个问题。例如,质量好的尿布如果是日本产的会很贵,而机构里用的都是便宜的。也有质量好的个人经营的护理设施,但价格也很高昂。

小林舞花
在中国三人家庭很多吗?还是和父母住在一起?

包旭
上海的80后,和父母一起住的人约有6成,而地方的更倾向于共同居住。因为近年价值观的变化,虽然父母一代想要和孩子住在一起,但是孩子却认为分开住会更好。

小林舞花
这也关系到对老年人的照顾吧。在护理阶段之前,有些什么样的服务呢?

包旭
实际上,如果没有远程摄像机,有些老人往往会忘记钥匙或者迷路。另外,关于孩子,幼儿园因为没有监控摄像头,发生老师欺负孩子的事件,这些成为了社会问题。所以现在很多幼儿园都有监控摄像头,家长们可以通过APP看到孩子们的情况。监控摄像头事关生存问题,所以变得非常普及了。

小林舞花
日本很多人因为即使不在家也想看看孩子、宠物等原因而安装了远程摄像头,但是在中国这是个更为迫切的问题呢。中国对新服务的兴趣如此之高的理由,说不定是因为直接联系到了各类生活课题呢。

如果不接受新事物,就会被淘汰

包旭
不管有没有生活课题,中国对新服务的兴趣度很高。有三个切入口:第一,生活者的意识原本就不一样。从数据来看,认为自己前途光明的人在中国是99%,在日本是60%左右(图2)。

 

图2:自己的未来展望:光明的未来

出处:博报堂Global HABIT 2017(中国)、博报堂生活综研“生活定点”调查2018(日本)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这20年来中国发展得很快,每年的工资都会上涨,生活也会得到改善,所以对新事物的关心会越来越高。我想大家都认为,不接受新事物,生活就不会有改善。尤其最近这20年,这种倾向正在加强。

而且不只是商品和服务,国人对世界上的新事物也非常关心。以前是计划经济,大家只能拿到规定好的东西,没有太大的差别,现在已经则可以按照自己的意识来通过努力来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了。

股票和房地产也有“先下手为强”的意识,如果在市场未成熟的早期进入,等市场高速发展后就能获得庞大利益,而越往后机会就会越来越少。

小林舞花
不仅仅是股票和房地产,不管什么新服务总之还是先尝试下比较好,抱着观望的态度就会失去先机是吧?

包旭
是的。中国有句“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有胆量的人才能赚钱”的说法总是有种积极向上的意识。就最近的不动产来说,如果5年前没买入的话,2、3年后就买不起了……很现实。

第二个切入口是企业。譬如,打车APP在1~2年前有2~30家公司,每家公司都发优惠券,约消费30元的费用回降低到3-4元左右。打车APP虽然早早地普及了,但是企业没形成赚钱的商业模式。现在,包括最有名的打车应用程序滴滴打车在内,只剩下两家公司,共享单车巨头摩拜也在去年被收购了。这些都是最近1、2年内就发生的事。
企业和经营者的目的,首先是增加用户,粉丝数量增加后寻找收购者。相比考虑自己的服务如何能赚钱,更倾向于考虑如何获得用户,进展顺利的话,别的企业就会来收购,就是这样的一个世界。

小林舞花
股票和房地产都说是以快致胜,是否与排名第二的“预测日常支出动向,从而自动转账”有直接关系呢?

包旭
这是中国已有的服务,所以我深有体会。名为“余额宝”的存款服务,只要充值就会有利息。一般的投资服务的话,大多会设定一个月至一年的较长期限,但“余额宝”的话,3天就能拿到利息。工资也可以自动转账,大家把工资转入支付宝,超过一定余额后再转入“余额宝”这样的系统已经形成,大家可以轻松使用。中国人对投资意识高,相比工作,更想靠投资赚钱的人。极端地说,理想的生活就是靠利息生活。在日本,大家都想工作到60岁,不是吗?从数据(图3)也能看出来,中国和日本完全相反,日本即使60岁也想工作,与此相对,中国希望早点退休,这样的差异也显现出来。这是一种强烈意识的表现,即使什么都不做,也能拿钱。

 

■图3:希望退休年龄(中国、日本)

出处:博报堂Global HABIT 2017(中国)、博报堂生活综研“生活定点”调查2018(日本)

 

小林舞花
关于支付宝的服务,比如本月有富余打算投资就能自动转换吗?
在日本想要投资就要先开设账户,要花手续费,门槛很高。在中国,从支付宝进入金融领域这一点,就降低了投资理财门槛。

 

续后篇

 

包旭
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上海)主任研究员
2013年日本的研究生院毕业后,回到中国,之后进入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上海)工作。在社会环境急剧变化的中国,研究生活者的行动和欲求的变化。负责概念开发、市场调查、书籍制作等业务。
小林 舞花
媒体环境研究所 首席研究员
2004年进入博报堂。曾从事洗漱用品、饮料、电子货币、报社、嗜好品等业务,2010年任职在日本博报堂生活综合研究所。2013年,重新作为营业负责推进IR/MICE业务,从2014年开始作为内阁府政策调查员被外派到消费者厅工作1年。2018年10月开始任现职。
返回新闻与洞察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