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中年轻人的生活和展望

2020年6月5日
  • 观点
  • 调查

博报堂品牌创新设计年轻人研究所(年轻人研)是以与年轻人共同创造为理念,把年轻人作为未来社会的先行指标的研究所。以东京都内大学生为中心的20多名学生研究员们,实施名为“学生会议”的例会。每次会议都设定主题,收集年轻人最新流行趋势和价值观等相关信息,并针对未来展开讨论。我们对年轻人在新冠肺炎疫情中真实的生活状态和年轻人自身思考的今后展望总结了5大领域的10种情况。

~传播与关联性的领域~

①“已经是‘在线同居’ 了”的生活

在自我隔离期间,不能外出和人直接见面,通过在线视频通话的机会急剧增加,虽然所有年龄层都是如此,但尤其在年轻人之间,和关系好的朋友、恋人甚至“一天连在线连接超过10个多小时”的人很多,还出现了“在线同居”的新名词。或许没有切断的时机,造成长时间的视频通话,其特征是,双方或是在沉默、或是做着不同的事情,但共享着一个氛围。在新冠疫情之前,通过使用APP共享位置信息、直播、公开日常生活等,总之积极地共享自己的信息,让同样感兴趣的人来搭话,得到自己感兴趣的信息,由于年轻人的这些行动特征,或许以此为契机,公私的界限和隐私意识会变得更加暧昧。

②“见面只是打声招呼的朋友不见了”,人际关系的淘汰正在发生

在大学生之间,大约几年前开始使用“呦友”这个词。虽然不是特别亲密的关系,但指的是熟人,在大学或街上遇到的时候会说声“呦”而过的关系,但是由于新冠疫情的自我隔离和在线化,这种似近非近的关系消失了,由于频繁、长时间在线联系的朋友间互相沟通,交际范围有缩小的倾向。4月~5月是自我隔离期间,社团和社团活动的新人欢迎会也在网上举行,在线上和关系很深的人说话很容易,但是对初次见面的人来说走进就很难,新冠疫情对年轻人的人际关系造成不容忽视的影响。虽然不能挽回失去的“邂逅的春天”,但还是需要尝试创造新的邂逅和似近非近的关系。

~感觉和感情的领域~

③“偶像也是人”,共享五感是产生一体感的关键

说起受新冠疫情影响有没有什么积极的事情时,有人认为发现了“偶像也是人,他们通过社交媒体等自己发布信息,感受到了他们的真实的生活”、“有和全世界人共享同样情况的一体感”。正因为是在不允许随便见面、被隔离的情况下,才能在同一个游戏中玩得起劲,在社交媒体上回顾一年前的故事,通过某某挑战等接龙似的投稿互相显示彼此“喜欢的事”,通过这些共享产生了一体感。有趣的是,并不只是限于在线连接,而是制作同一道菜,喝同一种饮料,同时看同一内容,同时锻炼身体,通过对这样的五感的刺激,明显提高了一体感。在新冠疫情之前没有被意识到的这种意识,今后将成为跨越各种各样社会隔阂和新娱乐的提示。

④“洗衣机成为夜总会”,自我创造兴奋体验的年轻人

“把正在播放动画的智能手机放进洗衣机里,再把头插进洗衣机里就能体会到夜总会的感觉。在漫长的自我隔离生活中,自己创造出了严重不足的“自我体验”,这是一个令人吃惊的创意。也有很多年轻人把椅子放在阳台上吃饭或吊起吊床来体验野餐的气氛。像夜总会、音乐节和主题公园那样,非日常且情绪高涨的体验,在目前的生活中严重不足,在这种情况下,怎样才能创造出来呢?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这是一个迫切的课题,但意想不到的可能性也在扩大。
讨论这个话题时,也有人说“洗衣机作为站着办公的办公桌高度正合适”。由于受新冠疫情的制约,可以说刺激人们想出很多意想不到的方式来利用家里的东西。考虑到今后的生活,也会继续在家度过很长时间,对家具、家电、空间的使用方法也许会被重新审视。
※这只不过是推特上发布的年轻人评论的一个例子。不推荐这种使用方法。

~自我认识和自我表现的领域~

⑤“16:9的我”,加速画面中的自我表现

上课、面试、酒会都是在线举行。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只能在16:9的画面中表现自己,也是一种很享受的尝试。衣服的全身搭配变得不那么重要,只需要画面上的可爱衣领和讲究的耳环引人注目。多了对自然的上相妆的研究。以上传到instagram为目的,以往年轻人基本上是照竖向照片,隔离后为了设定虚拟背景开始拍横向照片。使用喜欢的名人或者图像作为虚拟男友/女友进行介绍。出现各种各样的举动。也有人说,“通过观察自己说话时的表情,可以客观地看到自己了”、“(因为在线通话)为了尊重对方,反应动作变大了”,关于自我表达方式的变化以及波及范围会向更广的方向发展。

⑥“现在自己是主人公”,夺回人生的主导权

在自我隔离期间,由于自己支配时间增加,初期是通过“断舍离”、换花样、换衣服等处理“太忙了没能做的事情”的阶段。在那之后,出现了很多年轻人挑战“介意别人的目光而做不到的事情”和“新的事情”,比如留着花发、留胡子、做菜、学乐器等。进行分析的学生成员表示,“总是忙于自己该做的事情,容易将自己和他人进行比较,这让我感觉回到了以自我为中心的时间。现在我有种自己是自己人生主人公的感觉”。也有人表示,“我一直在思考死后会变成什么样”、“开始读厚厚的哲学书”等,年轻人有了停下来反省的时间,如果这成为意识到各自幸福观和创造性的契机,那么面向主观未来时代也是新希望的萌芽。

~时间意识~

⑦脱离时间成果意识,时间感出现变化的征兆

在新冠疫情以前就一直关注着年轻人的行动和价值观的特征,年轻人研究所就一直关注“时间成果”这一意识的高度。生活在充满着海量信息、瞬息万变、前途渺茫的时代的年轻人,不能在一件事上踏踏实实地花时间,而是在多件事上同时高速处理,这是基本动作。一边看电影一边吃饭,同时向instagram投稿这样的多管齐发是很正常的,斜杠青年、多据点生活、加入多个社区的生活方式本身也是具有多元化的特征。这样使时间成果(每小时的信息量和体验量)最大化,是为了在时代中生存下去的战略。但是,这次突然有了自由时间的年轻人中,有很多人开始致力于读书、用信纸写信等,以往对那些看都不看一眼的需要花时间和必须高度专注的事情也开始在做。感受到了直面事物的快乐和重要性。如果社会能够恢复原来的瞬息万变的状态,这些事情也会变得很难,但是这种体验能让年轻人多少对于时间有了意识上的变化。

⑧“生活中的变化”,追求节奏和计划。

这3个月来,有的年轻人表示,“过着不再是以往那样忙碌的生活,安定下来,自己能够控制的事情增加了,过着比以前更加有规律健康的生活”,也有的表示,“因为不再考虑乘坐地铁的时间和营业时间,而在有床的空间里,生活节奏容易紊乱,因此变得不健康了”,明显分成两部分。这或许跟个人性格有关,有的人表示,“在应试学习时期培养出来的自己决定时间分配,朝着目标生活的经验起到作用”“和朋友共享日程,早上规定的时间在网上聊天或锻炼身体”等等,可以看出前者的年轻人在自己的生活中下了功夫,寻找生活的节奏。在会议中成为多数派的为后者,但在他们中间,也有很多年轻人在网上搜索海外的为自己家的孩子在家学习制定的时间表等,可以看出他们也有意愿希望调整生活上的节奏。“以前经常吃些果子来换换心情,准备上课和或是打工,但是在自我隔离期间完全不吃了”,可见在新的环境下为了转换心情和转换心情的商品和服务也需要有新的变化。

~消费领域~

⑨“家里咖啡店”,自我隔离生活体验影响消费选择标准

自我隔离期间,以女学生的社交媒体为中心,日语的“自家咖啡店”这个关键词很火。有很多年轻人在自己家里再现了发源于韩国的椪糖咖啡和草莓三明治等时尚的咖啡菜单,并将其作为背景的空间,上传很讲究的照片。年轻人研究所也有很多学生成员开始实践“自家咖啡店”、做饭,但是她们说通过这样的体验,今后对咖啡店和饮食店的要求也会有所改变。“将出门或在外面吃饭所花的钱,可能要转用在家里”,“意外地发现自己能做的料理很多,如果要去餐饮店的话,就得追求在家里无法再现的美味和空间”,“比起味道更会意识店员的人品和服务质量”等意见得到多数赞同。“至今为止,在上学等移动途中会听音乐,但是在房间里听的话,无意识地去琢磨曲速和日语歌词,于是就在网上听了泰国、台湾等其他国家的人气歌曲,结果入迷了”,像这样,不仅限于饮食领域,隔离生活的体验,对今后的行动和消费选择的基准也会带来各种各样的影响。

⑩“居家隔离变得抑郁”,奖励自己的消费在扩大

有的年轻人享受自我隔离的状态,表现得积极向前,相反也有学生成员处于“隔离抑郁”的状态。在长时间接触新闻的过程中,对染感病毒感到过多不安。在连打工也去不了的情况下,对收入感到不安。为了今后的人生开启挑战留学之旅,却突然不得不回国。一直在准备的比赛不能如期举行失去了动力。如上所述,造成心情消沉的理由有很多。在本次会议中,引人注目的是“自我隔离期间的‘家中时间’成了社交媒体上竞演的主题,在家中度过的方式也无法从社交媒体逃离”、“想说一些消极的话,即便说可也无法改变现状,于是告诫自己要说一些正能量的话,越想越感到疲惫”。在海外,在疫情期间小鸡很畅销,领养猫和狗的人也增加了,虽然在新闻中能看到这些,但是对于在城市中一个人生活的日本年轻人来说,由于受住宅条件和生活环境所限,这些选择也不现实。在今后不得不面对新型压力的生活中,作为“取悦自己的方法”,“奖励自己的消费”将会成为更是重要的关键词。届时企业需要使用新想法和技术,为以年轻人为首的人提供保持健康的商品和服务。

围绕新冠肺炎疫情中年轻人生活的10种情况的介绍,对此不知您作何感想?在和年轻人的讨论中,我切实感受到新型新冠病毒对生活和价值观的影响比想象的还要大。在上述的变化中,有根据病毒的收敛状态恢复原来生活的,也有维持现状的。最重要的是,在这样的时期,年轻人应该对瞬息万变的状况产生了新的想法和行动。对于企业,对于我,怎样才能解决这里产生的痛苦和课题呢?能不能把这种状况变成面向更好的社会的积极契机呢?我想和年轻人一起继续思考。

Bove 启吾
博报堂品牌创新设计 年轻人研究所
领导/战略策划总监
1985年出生。2007年进入博报堂。在营销局从事多种行业的企划立案业务后,2010年加入博报堂品牌设计。
通过对商业世界观和深层意识进行解析的调查手法、通过哲学视点对人类社会的探究和未来洞察等,对品牌咨询和商品、事业开发进行支援。
从2012年开始,担任东京大学教养学部全校研讨会“品牌设计工作室”的讲师,与年轻人进行合作,从2019年开始担任年轻人研究所的领导。
插画:Ch1Ch1Ch1
身居东京。
插画家/设计师/影像作家
擅长古朴风格的简单人物插画/肖像画。
以插画制作为中心,活跃范围广泛,涉及服装、周边制作、动漫制作等。
返回新闻与洞察

相关内容